当前位置: 主页 > 全景重庆 >
重庆企业为什么要“走出去”
发布日期:2021-05-17 19:45   来源:未知   阅读:

  编者按:入世十年,既是我们勇敢“引进来”的十年,也是我们不断“走出去”的十年。正是有了“引进来”和“走出去”的协调发展,我们增强了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能力,并积极参与到全球经济治理之中。

  12月9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2年经济工作时指出,要“支持企业‘走出去’,深化国际经济合作”。作为内陆城市的重庆,近年来把推动企业“走出去”作为建设内陆开放高地最核心的内容、最重要的标志来抓,取得了显著成绩。

  商务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加入世贸组织10年来,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从10年前的不到10亿美元,增长到2010年的688亿美元。“走出去”成为企业参与全球经济竞争的新途径。据重庆市国资委介绍,仅2010年前后重庆市便成功实施“走出去”项目50多亿美元,约占当年我国地方企业海外投资总额的一半。

  “要把推动有条件的企业‘走出去’作为建设内陆开放高地最核心的内容、最重要的标志来抓。”早在2008年,重庆市委书记便这么认为。近年来一批重庆企业通过投资办厂、兼并收购、资源开发等多种形式,收购境外优质企业、研发机构、营销网络和知名品牌,加快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2010年,在国家广电总局面向全球招标卫星信号电视解码芯片技术的现场,来自重庆的中国四联集团成功中标。该集团本不具备此项技术,但在2009年底金融危机肆虐之时,从法国汤姆逊公司手中拿到此科研项目后加大投入,使此项技术得以完善成型。这一技术将在2015年带来15亿元以上的产值。

  据介绍,近些年,地方企业逐渐从改制后的困境中解脱出来,步入发展正轨,但长远看,要想取得稳步乃至跨越式发展,必须拥有先进技术,必须突破资源瓶颈。

  “如果不快速跟世界先进技术接轨,光靠我们自己摸索,工业水平要跻身世界一流没有二三十年是很困难的。”重庆市国资委主任崔坚说。但是,在关键装备和核心技术对中国出口方面,西方国家却设置了不少限制。四联集团副董事长吴朋认为:“当合作拿不到技术时,只有改为用资金对企业进行收购等其他路子。”

  此外,资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08年,由于国际市场原料涨价,重庆粮食集团1个月就亏损2300多万元。董事长胡君烈说:“根本原因在于对进口原料过于依赖,而原料价格又掌握在外国人手里。”对于60%的矿石都要依赖进口的重庆钢铁集团来讲,“资源保障已经成为影响钢铁企业持续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之一。”重钢集团总经理刘加才说。

  为减少对外购原料的依赖,重粮和重钢走出国门,到资源富集地区进行开发。从2010年开始,重粮计划在巴西建设300万亩优质大豆的生产、加工、仓储、物流基地。2010年9月,由重钢和重庆对外经贸集团成立重庆矿投公司,掌控了澳大利亚伊斯坦鑫铁矿山开采权。该矿山目前已探明储量达17.6亿吨,预测储量超过50亿吨,可供重钢开采百年。

  “中央要求‘注重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努力实现互利共赢’。我们将贯彻这个精神,从实现跨境投资和利用国际资源、掌握先进技术良性循环的战略高度,探索建立面向中国市场的海外投资新模式。”重庆市市长黄奇帆认为。

  充分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积极勇敢地参与经济全球化竞争,既是企业发展壮大后的必然选择,也是实现我国经济社会长远发展的有效途径。从自身需求来讲,地方企业“走出去”的愿望渐趋强烈;从外部环境来讲,机遇也正悄然走近。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世界资本市场缩水,矿产、土地等资源贬值,劳动力成本上升,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出口限制逐渐放宽,使急需先进技术和资源的中国企业迎来了难得的“出海”契机。

  要“出海”除了机遇以外,更要具备实力。2008年8月,四联集团出资近2000万美元,收购因产业结构调整而被美国霍尼韦尔公司出售的加拿大蓝宝石工厂,突破了制约国内LED产业发展的瓶颈。2010年3月,重庆机电集团以2000万英镑的价格,成功收购英国精密技术集团下属的6家子公司,使国内相关产业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缩短了10至15年。2011年6月,重庆轻纺集团与金融危机中陷入困境的全球第四大汽车密封条企业——德国萨固密集团合作,一跃成为业务横跨欧亚美三洲的跨国企业。

  截至2010年末,重庆市国资委所属企业资产总额达到1.25万亿元,较2005年增长了2.4倍,成为全国国资系统第四个迈进“万亿俱乐部”的省市。

  今年4月在北京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国际机床展上,重庆机电集团一举推出7款技术领先的机床产品。“这要归功于去年的并购。”集团董事长谢华骏说,英国精密技术集团被机电收购后又焕发出勃勃生机,“去年下半年扭亏为盈,今年销售收入将超过2亿元。”

  在德国,萨固密被并入重庆轻纺之后,将实现每年超过3.6亿欧元的销售收入,占到目前重庆轻纺总收入的三成以上。收购萨固密还带来了明显的战略协同效应,使重庆轻纺的汽配产业规模从十几亿元级跃至几十亿元级,从国内汽车密封件排名靠前企业一跃成为国际化顶级企业。

  在重庆两江新区蔡家工业园区内,一个占地1000亩的LED产业园正在兴建之中。“2012年建成投产后,将达到1800万片蓝宝石基片、200亿颗封装产品、10万KW应用产品的年生产能力,预计年产值超百亿元。”

  势态正有条不紊地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重粮集团今年已从巴西运回6船优质大豆。到“十二五”末,重粮将实现70%—80%的原料产地采购,由此节省20%左右的采购成本,并实现465亿元的销售收入。重钢澳矿工程建成后,将形成原矿石2600万吨/年、铁精矿1000万吨/年的生产能力,每年带来60亿元毛利。

  重庆提出,力争“十二五”期间对外投资总额达到300亿美元,建成5个境外农产品生产加工基地和8个境外战略资源基地,形成1000亿元境外产值。他们还在憧憬,经过几个“五年规划”的努力后,重庆工业企业的国内外产值可大致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