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全景重庆 >
重庆啤酒事件全景分析
发布日期:2021-05-19 16:24   来源:未知   阅读:

  直到今天成交回报出来,我之前的所有疑问终于有了答案。这个事件中,中国的中小股东包括大成等基金,完全成了牺牲品。最大的赢家,就是嘉士伯和重啤集团高层。

  1.2008年1月,重啤发布公告,收到纽卡斯尔董事会发布的消息,由嘉士伯和喜力共同组成的日出收购有限公司已和纽卡斯尔达成一致,纽卡斯尔在俄罗斯BBH公司中的股权及在法国、希腊、中国、越南的业务将转给嘉士伯,喜力将继续持有纽卡斯尔其他地区的业务。

  2.2008年4月1日下午,记者从重庆啤酒(26.29,-1.24,-4.50%,吧)董秘邓炜处获悉,丹麦最大的啤酒企业嘉士伯啤酒公司联手荷兰喜力公司,分拆苏格兰纽卡斯尔公司业务的收购协议已在前一日获纽卡斯尔股东大会通过。嘉士伯接手纽卡斯尔在重啤中持有的17.46%的股权,正式成为重啤第二大股东。

  3.2010年6月,重啤发布公告称,该集团拟以每股40.22元人民币、总价23.8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把12.25%的股份转让给嘉士伯及其关联公司。经过国务院国资委、商务部、证监会等相关部门的层层审批后,最终于去年底尘埃落定。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嘉士伯啤酒厂香港有限公司与其关联公司嘉士伯重庆有限公司将共同持有公司29.71%的股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嘉士伯有限公司。重庆啤酒集团持有公司20%的股权,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4.2011年8月,重啤股份发布公告称,由重庆轻纺控股集团100%控股成立的重庆兴汇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成为该集团啤酒资产整合平台,将旗下重啤集团位于西部的7家啤酒厂的股权和资产无偿划拨到该公司。然后,兴汇投资通过增值扩股,重啤股份以持有的重庆啤酒攀枝花有限公司100%股权和湖南重庆啤酒国人有限公司85.75%股权评估,作价3.49亿元增资重庆兴汇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认购兴汇投资51.42%股权,嘉士伯香港公司以相当于人民币20383.39万元现汇,认购兴汇公司30%股权,而重庆轻纺持股比例由100%下降到18.58%。

  5.重庆啤酒通过公告披露,该公司已经与嘉士伯啤酒(广东)有限公司签订了委托加工协议,将在重庆生产嘉士伯和Tuborg(乐堡)品牌高端啤酒,协议有效期至2014年12月31日止。根据协议,预计2011年度重庆啤酒接受委托加工啤酒产量将不超过5000千升,交易总金额为2300万元;2012年度接受委托加工啤酒产量不超过30000千升,交易总金额为1.38亿元。据了解,去年4月,重庆啤酒12.25%股权公开挂牌转让时,嘉士伯击败竞争对手百威英博、华润雪花,以23.8亿元的价格成功入主重庆啤酒第一大股东。按照双方当时的承诺,重啤方面将积极协助嘉士伯参加重啤集团未来处置非上市啤酒类资产的竞买。而同时嘉士伯也做出了三大中心落户重庆的承诺,包括嘉士伯中国区管理总部、嘉士伯亚洲技术科研中心,以及嘉士伯中国区生产和物流中心。如今,嘉士伯和乐堡品牌高端啤酒落户重庆生产,或许就是嘉士伯中国区生产和物流中心落户重庆的前兆。

  从以上的资料我们可以看出,嘉士伯入主重啤,绝对不是为了当个第一大股东那么简单。其最终目的,是为了一举收购重啤,把重庆啤酒变成真正的嘉士伯啤酒。可是,嘉士伯离举牌要约收购不到1个百分点,停止了它的脚步。是什么阻止了它呢?

  继国务院国资委、商务部对重啤股份12.25%股权转让批复两月余后,3月8日,重啤股份发布公告,有三人因“工作原因”,主动辞去董事职务。他们分别是重啤股份总经理陈世杰、副总经理陈太夫和董事刘明朗。此次提出辞职的三位董事均为重啤股份高管。

  2010年4月,重啤股份7名董事由股东大会选出,分别是黄明贵、陈世杰、刘明朗、陈太夫、RoyBagattini、王克勤和龚治荣,其中,黄明贵为重啤股份董事长,龚治荣则是重啤股份第6位股东的代表、重庆市合川区银源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嘉士伯只占有两个席位。三董事辞职后,重啤股份高管在董事会席位仅剩一席。但董事长黄明贵的董事和行政职务均没有披露。黄明贵已逾60岁,属于延期任职。

  “黄也算是一个职业经理人。为保证嘉士伯原有对政府的承诺,一旦新的董事上任,重啤原高管就进入了职业经理人时代。如同国美陈晓的地位,中国职业经理人正走向规范。”有重啤股份内部人士称,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大股东和经营管理层分离,在上市公司中屡见不鲜。

  请注意上面的几句话:三董事辞职后,重啤股份高管在董事会席位仅剩一席。黄明贵已逾60岁,属于延期任职。

  黄明贵虽在董事会,摆明了就是个傀儡。准确地说,是嘉士伯的代言人。请看下面最近报纸报道里的一句话:

  “据我所知,重庆啤酒高管的想法是,一旦疫苗成功,想把乙肝疫苗项目单独剥离出来上市。这样,也可以解决高管股权激励的问题。”前述重庆私募圈人士透露。

  这里还有谁是重啤高管?有说话权的重啤高管只剩下黄明贵了。再联想黄在推进疫苗项目的不遗余力,强力要求2期B必须用RPS公司。很多事情我们只能意会了。

  对于嘉士伯而言,收购重啤最大的烦恼在于,疫苗支持下强力上升的股价。40.22元一股的付出,是不得已而出之,因为那时要第一大股东的席位。要击退华润等众多竞争对手。别说40元,80元也在所不惜。但是,拿下第一大股东后,进一步要收购重啤,再付出这么高昂的代价就太不值当了。怎么办?看着大成基金和众多疫苗的粉丝们,看着节节上升的股价,嘉士伯只能望价兴叹,停止了进一步的步伐。怎么办?难道让前途未卜的疫苗阻止嘉士伯的收购蓝图?未来嘉士伯啤酒的股价要由乙肝疫苗来左右吗?如果能将它剥离,该多好啊。可恶的大成基金们,可恶的中小散户们。

  1. 在停牌前,重啤公告后仍坚持开盘两天,摆明了是让核心利益层出逃。也就是说,一切已经被设计了,也设计好了。

  2. 在开盘之前两天,南方系媒体已经铺天盖地地唱空疫苗,其拙劣的分析在对研究重啤已久的投资者眼里就是个笑话。但其未卜先知的能力让人佩服啊。数据还没出来就敢这样唱空?要是疫苗成功了,不是自打嘴巴吗?同样,媒体后续片面一致强调安慰剂和治疗组的无差异性,先行判定疫苗死刑。这一切,都是精心设计过了的。

  我必须承认,看到今天的成交回报,不仅解开了我多日疑团,而且不得不叹服嘉士伯的精心策划和布局:

  (2)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打浦路证券营业部128842015.00

  (3)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浦东大道证券营业部113322050.00

  为了给广大股友提供更加和谐、健康、有效的交流环境,如果您发现了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请您及时与金融界股吧管理员联系我们也 欢迎您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